她卖房子赚了100万,我这么努力还有意义吗

作者/来源:人生指南   发表时间:2018-10-12 11:28:03
她卖房子赚了100万,我这么努力还有意义吗

文/杨熹文

有一个姑娘给我留言,言语间充满绝望,“当我看着同龄的姑娘嫁给有钱人家,过上了我靠自己十年二十年都不一定过得上的生活,没有谋生存的压力,只有逛街spa做美容,去哪里都车接车送,回家保姆伺候……我问自己,读这么多的书,考那么多的证,在社会上一步步艰难地往上爬,这些还有什么用?”

我答应一定要写篇文章给她,这不是一个人的绝望,是一个群体的心声。随便在哪个拥挤不堪的公交车站望去,你总会望见一个又一个这样的姑娘,她们穿着高跟鞋和西装裙,极力维持着外表的体面,然而脸上的焦虑如同复制一般,她们恨死了这个社会的不公平,想想从前一同在井底往上爬的同伴,突然被一个升降机带走,而自己还一手茧子地抓着井绳,使劲望呀望呀,也只能望到井外面的一小块天空。

她站在那里等公交车,多希望下一辆车把她带去的地方,不再是那个阴暗不透风三五个人共用厕所的出租屋。

我的朋友刚刚卖了房子,七年前在新西兰买房比现在可容易得多,那时她和丈夫刚刚结婚,先上车再买票的日子并不好过,两个人除了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无所有,只能面色惭愧地看双方父母把一笔积蓄当作礼物,“买个房子吧!”

他们用5%的首付搞定一栋邻近郊区的房子,从此把工资中的一大半都用来还贷款。那时这是个疯狂的举动,身边不少无房主义这样说,“你要把半辈子都搭在还房贷上了!不如像我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没有压力,多好!”

而在七年前的某个下午,当朋友在房屋协议上签上自己名字的时候,她并没有预料到,在七年后的某一天,在同一个地点,她会签订一份同样厚的合同,而这份合同,会令她的帐户白白多出20万纽币。

这是100万人民币,也许在北京,房价每隔几个月都会上涨这个数目,但在这里,20万纽币足够令一个普通家庭的生活瞬间升级。

他们的餐桌上出现了三文鱼和老虎虾,孩子们背上了新书包换上了新鞋子,不敢拥有的东西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家常便饭,好像生活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玫瑰色。我常常听朋友的朋友们说,“xxx卖了一套北京的房子,赚了xxxxxxx这么多的钱!”

剩下很多人叹气自责,为什么自己没赶上好时候,成为那个不再为生活奔波的人?

不是所有人都心理平衡,这世界并不时时公道,总会有一些人的好运气,让另一些人的努力变得无望无价值。

我在二十岁以前的性格都非常好强,几乎养成了时刻与人比较的习惯,我和别人比成绩,我和别人比体重,我和别人比衣着,我和别人比生活……好强的性格差一点毁了我,我的神经被拉伸成一条条细线,任何别人的成就都会在上面敲出“义勇军进行曲”般的旋律。

我身处于这样的世界,它在用严厉的眼光审视着每个人:你开什么车,你穿什么牌子的衣服,你的包包是纯皮的吗,你家住的是好的小区吗?我看见那些一夜暴富的人兴奋地展示着自己的生活,而另一些人的眼里则充满羡慕,那场面让我误以为,人生全部的意义都在于钱。

当我真正到了社会中的时候,才发现对于普通人来说,人生存在一种无可避免的失望,有一些事情根本就无法比较,每个人生来就带着不同的积累,后天又有着不同的运气,世界又是多么不讲情理,最容易在你拼尽全力的时候,把糖发给身边远不如你努力的那个人。

我敢打赌那些失了望的姑娘们都有着征服着什么的野心,但是一个人若有太强的自尊心是很损害健康的,太容易被别人的一举一动所影响,而忘记了自己所存在的意义。当你因为身边同伴一日暴富或嫁入豪门的消息心跳漏了一拍眼神暗了几度的时候,有没有在那一刻停下来问问自己,你到底是为了怎样的目标而存在的?

我在二十三岁之后才学会用宽容的眼光看待世界,义勇军进行曲变成了舒缓的理查德的钢琴曲。

那一年我开始在异国的文化里流浪,从新西兰人的身上发现一种超脱俗世的快乐:几乎遇见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做律师还是做水暖工,无论是每周加班20个小时还是只工作25个小时,无论是月入2k还是月入3w……处在每一种生活境遇里的人,看起来都非常幸福,丝毫不受别人生活的起伏而影响。究其原因,原来大多数的人都早已明确自己所喜欢的生活,而那之后的每一分努力,都是在遵从着内心的决定,所以旁人“嫁入富有人家”,“卖房子赚了一百万’,甚至“中了几千万的彩票”,这些事情,仅仅是别人生活中的巨变,而不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半点影响。

有时真正使你失去希望,侵蚀着你奋斗的决心的,不是别人的平步青云,而是你自己的内心。

那个见证着别人幸福而自己感到孤独的时刻,你也许还没有想清楚,这一辈子的你,是要成为坐拥金山的小女人,还是要成为白手起家的女强人,是要成为持家有道的小妇人,还是要成为才高八斗的女智者?

人不懂自己的需求,这才是痛苦的根源。

我们人生的价值,就在于尽早找到合适自己的行走方向,而人生最好的状态,不是单纯的坐拥金山,而是无论身处何地,都有自己所热爱的事情。

我二十四岁的那一年,有一个房地产商的儿子站在我面前,他在等我伸出手,温柔抓紧他的手臂,就那么一个动作,可能我如今就是另一番模样,出门保时捷,肩背普拉达,在华人的世界里有很多存在感,不必在为生活做半点挣扎。但是那0.01秒,内心有个声音坚定地说着不喜欢,它令我的脑袋过滤了所有金钱的符号。

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个理智的主意,那些嫁入姑娘们看起来生活平顺,唯独我把弯路走了一个又一个,人们说我傻,但我确定这件事就算再重演,我也会做出一样的决定。

这几年我读书,写作,去看大自然,我没有成为令人羡慕的那个“成功”而“富有”的人,但我在不断接近那个“读过很多书去过很多地方有主见有义气”的人,我觉得非常幸福满足,不会在午夜醒来为自己的梦想默哀。

而亲爱的姑娘,我没办法向你讲,什么样的人生更幸福,我只能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

嫁入豪门和自己奋斗的姑娘都会幸福的,但你要时刻记得,人生最大的喜悦,是不断靠近那个自己想成为的人,而最大的悲哀,是过上了别人所羡慕的生活,却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